我的手里抓住了希望

【伪白】安河桥东

1.我文笔还是那么的小学生那么无脑(你根本就没有文笔吧)详情参考我前两篇伪白文→所以你好再见和懦弱

2.莉莉姐又被我偷走了!!!【你怎么又偷】

3.不要上升正主哦qwq

4.ooc有,意识流有,个人捏造有,狗血剧情有,bug有

5.这篇和其他两篇糖不一样大家都想看刀(也就两个人吧你个魔人)所以这篇是刀

6.半夜三点一边薅头一边写所以都迷迷糊糊的

7.我希望他们能好好的。

8.有些许瓦白暗示

如果以上ok的话→→→

老白正躺着,翻来覆去。
他睡不着。
周围唯一的光源是厚重的窗帘之外微弱的月光。在这座几乎看不到星星的城市里,月光也似乎变得更为昏暗。
周围没有恬燥的蝉鸣——夏天已经过去了——更没有沙哑的歌声,然而他依然睡不着。
酒店的床可称得上是十分柔软,按理说他没有睡不着的理由。
老白换了个更为舒服的姿势,极不自然地把头扭到另外一边。
他睡不着的理由是——
有个人躺在他后面。
那个人清晰的呼吸声缭绕在他的耳畔,而湿热的气体一下又一下地漫上老白的后颈。
而最为要命的是,还有一只手搭在他的腰间。
更为尴尬的是,他后面这个人是曾经最好的兄弟——虚伪。
“…算了。”
老白嘟囔了一句,正打算坐起,然而那只不安分放在他腰间的手却压着他不让他起来。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从虚伪魔爪之下逃脱的老白颇为无奈地盯着身旁人的睡颜。
虽然是一片漆黑,然而还是能看到那人美好的眉眼和分明的棱角。
老白清秀的脸上不知觉也漫上几丝笑意。
“算了……谁让,你是我弟弟呢?”
喃喃着说出这句话的老白,并没有意识到身后人轻颤的眼睫。
虚伪根本就没有睡着。
试想一下,你暗恋的人躺在你身边。
哪个人睡得着?
再请试想一下,你暗恋的人一脸宠溺微笑对你说:“你是我最好的弟弟。”
哪个人忍得住?
很抱歉,虚伪忍住了。
强忍住坐起吻上那双不断开合的薄唇的欲望,虚伪只能躺着。
手臂之下的温度仿佛还残存着。
他做不了任何事。他只能躺着。
小小的手机屏幕发出的光芒照亮了小半个房间。
瓦不管,甜瓜和流萤他们大概都已经睡了吧。
这么想着的老白顺势躺了下来,准备刷刷微博解解乏。
打开微博,老白起劲地看着伪白超话,心想着还好虚伪睡着了,千万不能让他发现自己在看这些东西。
而躺在老白身后的虚伪也伸长了脖子起劲地看着伪白超话,疑惑着老白为什么要看这个,明明他是个直男。
过了许久,似乎是困极了的老白放下手机,打了个哈欠迷糊道:“晚安,虚伪先生……”
在很久很久,久到连月亮都几乎要落下,而老白已经睡得打起小小的呼噜了之后。
虚伪又把手放回老白的腰际,极轻极轻地,仿佛是在自言自语般,说道。
“晚安,欧的白先生。”

老白是被那阵汩汩的流水声吵醒的。
几乎没有人知道他十分浅眠。
顺势坐了起来,眼前赫然已经出现刚刚梳洗完毕从洗手间走出来的虚伪。
而虚伪眼前就是头发东翘一根西翘一根,睡眼迷蒙的老白。
“终于醒了,小白猪?赶紧去收拾一下,甜瓜他们已经在等我们了。”
听了这话的老白马上有了精神,匆匆说了句“哦,行,等我一分钟。”就冲进了洗手间。
虚伪突然有点隐隐恨起了正坐在外面玩手机的瓦瓜莹三人。
为了失去的他和老白的二人世界。
不过转念一想,若不是瓦不管的提议,现在这次活动也就只能是虚伪在看直播时老白偶然提到的了。
叹了口气,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虚伪打开了QQ。
最上面是一条带着红色感叹号的信息:“老白,我喜欢你。”
现在发不出去,以后,他也不打算发出去。
虚伪摁灭了手机屏幕。

他们旅行的第一天,去的地方不是天安门,不是故宫,不是北大也不是清华,更不是圆明园亦或者圆明园,而是——
北京动物园。
瓦不管似乎想抱怨几句,但在看到老白和甜瓜兴致勃勃的样子之后也只好叹一口气。流萤倒是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不过很快就打起了精神。
这一切都在他们看到第一只动物之后改变了。
尤其是流萤,在犬科动物馆看到草原狼的时候表现得就跟只哈士奇似的。
谁说流萤兴致缺缺的,我捶死他。
看着老白眼中绽放的神采,虚伪轻笑一声,摸了摸口袋。
“你想干什么魔人?”
老白突然望向了虚伪。
“我……点蚊香。”
老白挥了挥自己空无一物的衣袖,宛如变魔术似的,两盒中华出现在他的手心里。
“你是说这个吗蚊子先生?”
语毕,老白不厚道地笑了出来。
而虚伪也哑然失笑。
日暮时分,夕阳西下,正是归家的好时分。
北京的夕阳给建筑涂上了一层镀金的流体,而玻璃的表面也被映得发出同样的光芒。
他们行走在人行道上。身旁是车流横行。正值晚高峰的北京现在虽然没有那么拥挤,但也不能称得上是畅通。
而他们是这条街上唯一的行人。
虚伪向前看去。
走在最前面的甜瓜身边站着瓦不管和流萤。
而自己的身边……谁也没有。
“虚伪先生,快点跟上好吗?不然我们可不要你这个臭男人了。”
虚伪怔了一下,刚好对上老白那个明媚的笑容。
至少我的身边还有你啊。
我怕什么呢。
“这就来。”
虚伪快步跟上了老白。

一节节车厢已经成了一罐罐沙丁鱼罐头。
几人从地铁上下来之后,几乎没法好好呼吸。然而,这还只是个开始。他们还要再挤至少一小时的地铁才能回到酒店。
看到地铁站牌上四个标正的黑体字“安和桥北”的时候,老白眼里仿佛有片刻失神。
“你们……你们先回去吧,我有个地方想去看看。”略带歉意地挠了挠头,老白对着几人如是说到。
“但是白哥哥……”流萤有些担心地看了一眼老白,“万一没车了怎么办?”
“没关系,可以打车。”虚伪突然出声了,“为了老白安全,我陪他吧。”
在瓦不管略有不甘的眼神之下,老白居然默许了虚伪的建议。

碧波荡漾的水面仿佛成了琉璃瓦一般,闪着光,极为好看。
老白盯着水面,虚伪盯着老白。
“你知道吗?昨天晚上我做梦了,虚伪。我梦见你消失了。我真的挺害怕的。我突然发现我好像离不开你了,怎么办。”老白突然侧过身,极为认真地说。
“还能怎么办?”虚伪拉过老白的衣领,唇瓣贴上另一人的。
这个吻香甜极了。就像那天吃的松露巧克力一样。
“你嘴上抹了蜜吗?”
“你是魔人吧。”
悄悄把手机背在后面,老白悄悄摁灭了手机屏幕。
上面是QQ里某个人发给老白的一句话。
“老白,我喜欢你。”








老白睡不着。
因为老白没办法睡着。
其实他已经很困了,他很想睡觉。
可是虚伪不让他睡。
“呜……嗯、啊!虚伪…放开……让…让我、嗯啊…让我出来……”
“叫老公。”
“好、老公,快点……让我…射……啊、哈啊!别顶…嗯啊…那……嗯、那里……”




END.

占tag致歉

今天才发现我居然有14个粉丝????呜呜呜我爆哭(இωஇ )我这种渣渣居然有人关注?!!!
所以按照老福特的规矩是不是要开个点文啥的?
可以点的cp如标签!如果想点标签外的cp那么我也会试试的!!
在评论区留下cp和梗,thanks!!!!
(悄咪咪说一句我的文其实很差x)

对不起
再也不画蛇蛇了
我不配当情报部的员工
【顺便蛇蛇为什么那么好qwqqqqq】

【瓦白】沙雕


0.
老白惊恐地睁大眼睛,那双含着泪水的眼睛就那么望向了瓦不管。
如果换在平日,瓦不管一定会心软,抱住那人好好安慰几句。
然而今天不同了。
他看着那人宛如看见了什么可憎之物一般往后退着,又瑟缩在了墙角,脸上扬起一抹狠厉的笑容。
他带着一股决绝,质问般地道:





“真的不和我蛇吻吗?老白?白哥哥??”
“guna魔人!!!!”

1.
霍格沃茨的场地从来都是如此纯净。
能看到平静的湖面和湖底影影绰绰的巨乌贼,以及后面阴森的禁林。
瓦不管与他的格兰芬多魁地奇队长走在回塔楼的路上,经过艰苦的训练,两个人没有一个不想念格兰芬多公众休息室的温暖与闲适。
当然,不包括他们没写完的魔药学,魔法史以及黑魔法防御术的论文。
此时,这个击球手突然冷不丁地来了一句:
“你觉得分院帽的抉择是正确的吗,对于你的学院?”
老白没明白过来,带着疑惑说:“你是说……我不适合格兰芬多吗?”
瓦不管盯着他就好像他脸上有什么脏东西一样。许久之后,他才又说




“你的高贵,你的优雅,你的矜持,你一样热衷于黑魔法,最重要的一点,你是纯血统,还不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你个魔人!!!!”







老白缓了好一会,终于把话题引到另一个稍微正常一点的地方。
“你对以后的职业有什么想法?”
“先不说我,我觉得你可以在霍格沃茨厨房工作。”
“什么啊你,瓦不管你在说什么13话?我不是家养小精灵好吗???”
瓦不管微笑地盯着他,终于说







“你当然不是小精灵,你是最可爱的小白猪❤”

End.


如你所见,只是两个沙雕段子。

我现在是不是应该搞个10fo感谢什么的?

【伪白】所以你好再见

说在前面的话
0.莉莉姐被我偷走了并且不还回来那种【
1.就当平行宇宙,憋上升真人呦(●・◡・●)ノ♥
2.文笔差,ooc多,自我臆想有,一小时产物
3.这篇是为了弥补上一篇没写得太甜所以写的,绝对甜,比上篇甜的多,真的,信我
4.主要偏白粉,所以对最好的屠皇伪酱的描写可能不是那么尽如人意
4.5.我悄悄打个4.5大概没人会发现
5.不是很经常看欧的白先生和王德…伪酱的直播所以bug会有,而且很多
6.第二次写伪白,请各位伪白女孩别锤我QAQ因为写的太差啦
7.超短,而且错字有,欢迎捉虫

如果OK的话那么→

0.
虚伪兀自坐在幽暗的房间里,唯一的光源是电脑屏幕。
清脆的咔嗒声回荡在并不大的房间里,听得格外清晰。
霎时,房间内烟雾缭绕。而房间里的人,在释然般把烟吐出后,眼中依然只有屏幕。
一行行玩着蚊香梗的文字飘过屏幕,虚伪竟是低低笑了起来。
过早被烟草熏染的嗓子笑起来竟有种特别的磁性。
算不上明亮的光就那么勉强地充盈了房间,键盘敲击的声音又一次在这个房间里响起来。

1.
没忍住的老白又一次打开了百度贴吧。
忍不住开了个小号,顶着“老白疯狂女粉”的ID的娇小的人儿就那么迎着汹涌的脏水逆流而上。
只是默默的窥屏,这个ID下什么都没留下,哪怕是一个评论,一个点赞。
已经数不清多少次看那些帖子,老白只是默默懊悔着开的那些玩笑,同时,也陷入了那些故意而营造的漩涡。
是不是自己真的做错了?
那些玩笑是不是真的有些伤人了?
一直如此的老白先前并没有对这一点有过任何疑惑,他一向觉得兄弟之间的相处方式就是如此。
如今他却不得不回头来审视这些问题。
扪心自问,他并不觉得自己的说法有何不妥的。
他只是忽然想起,那个人说的一句话。

1.
称得上爽口的酸辣粉滑进嘴里。
强忍着辣意又猛地朝喉咙里灌一口烈酒,老白辣得呛了起来。
愈发强烈的辣意和喉咙里灼烧的感受并不算好受,可是他依然一口一口往嘴里塞着。
任酸涩的眼眶流下泪来,然后再欺骗自己那是生理性泪水。
真的,他不是没心没肺的怪物。
他也有心的。

2.
不知道为什么,虚伪突然很想休息一会。
他已经觉得累了,累得不能再累了。
所有消极的态度和言论都想一根根锋利的银针,一下,又一下,戳着那颗并未成熟却无法称其为青涩的心。
他当然不是不知道,魔人的前锋永远都不会少,只是,会换人。
他又不抱希望地打开QQ,不知刷了多少次。
置顶的那个人还是什么消息都没回复。
现在他这样,能称得上是,万念俱灰了吗?
就算这样,在那个人的心里,自己也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朋友吗?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同时又为自己的这种别扭的情绪而气恼。

3.
这可不是你啊,虚伪。
至少不是他们所认为的那个虚伪。

4.
老白的b博更新了。
虚伪终于彻底泄了气,心里些微的希冀也消失了。
即使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在我已经如此把话挑明之后,我也依然还只能是你的兄弟吗?
我不想这样。

5.
颀长的手指轻轻滑动了几下,那个尘封已久然而却依然显眼地挂在最高处的好友终于被加进了黑名单。

6.
漆黑房间里发着昏暗光芒的手机屏幕上,两个红色的感叹号尤为瞩目。

7.
第二天起来之后已经临近中午了,老白这才想起来直播。
嗓子干哑得说不出话来,是昨天直播的结果。
在他死死抑制着自己不要哭叫出声而喉头又滚动着野兽般呜咽的时候,他对面坐着一个人。
喝了几口水润了润喉咙,干裂的嗓子吸一口气都发疼。
但是至少听上去没什么不同。

8.
时间过去很久了。
老白对着一字未打的电脑一阵发愣。
他搅尽了脑汁去思考怎样才是更加得体的言语,怎样才能让大家都不会难过。
然而终究是一片空白。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还要怎么做。真的。
他够累的了。

9.
今天是七夕节。
就像上帝送给他的礼物一般,那个许久未有消息发送过来的账号弹了弹。
老白唯一的特别关心,虚伪。
心脏带着仿佛要跳出胸腔般强烈的悸动隆隆作响,那声音几乎要在空旷但大的房间里回荡了。
半遮的窗帘却并不能挡住那刺眼而温暖的阳光。
风吹动窗帘,光影交错,一片斑驳,细碎而明亮,老白置身在光与影的海洋中。
“老白,我喜欢你”
“跟我在一起好么”

10.
“您还没有加对方为好友,请先添加对方为好友”

突然。。。
很想写绿紫!!!!

[伪白]懦弱

0.萌新第一次写伪白QAQ
1.文笔烂
2.ooc有
3.请不要锤我QAQ
4.不要上升真人!!!捶你哦
5.超甜(无脑甜)警告
6.观看此文时请假装莉莉姐是老白闺蜜(。)

OK的话→
0.
于是他把自己撕碎给他看,暴露的是懦弱和对他的鲜活的爱。
1.
他们要面基了。
在小窗约定好时间以后,不告诉任何人,老白要去一个从未去过的城市,见一个从未见过的人。
甚至他们的关系还是如此僵硬。
当然了,他完完全全的把自己的心给了这个人。
2.
他远远地就看见了那个清秀的男孩。
穿着白色T恤衫,不像游戏里而是羞涩地对他笑了笑。
“虚伪。”
他的眼睛很透亮,有时他甚至会误以为这人的眼睛里只有他。
3.
他讨厌这样的自己。
心里压迫而紧张却要故作姿态的这幅样子。
他当然知道是什么害了他和虚伪。
是他对虚伪不该有的那份心思和软弱而未能及时下的决定。
事情过去了。
夏天也过去了。
4.
他知道这件事大家都有错。
不能说他没期望老白说些什么过,只是也就是想想。
他知道自己不该如此冲动,看不得心尖上的人被别人这样对待。
如果不曾动了这份心思就好了。
如果踩了那块板子就好了。
但虚伪从不是一个会对已经做出的事情感到后悔的人。
依然日复一日会去窥屏,听着老白熟悉的声音,看着老白的一个又一个亮眼的操作,看着当他的名字出现时弹幕里一边又一遍的“老白最帅”。
夏天即使会过去,明年依旧会来。
5.
老白深知自己已经做错了很多。
他无法眼睁睁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就这么被拖下水。
于是他对虚伪说。
“我们还是先不要在一起开黑了吧。”
良久之后,他得到答复。
“嗯。”
6.
虚伪最后还是删掉了没发出去的那句话。
“去吃麻辣烫吗?”
“我请你。”
“12块的也没问题。”
7.
他们待在不同的房间里,盯着彼此房间闪烁着的荧光。
老白在买回去的机票。
虚伪在投递新的视频。
一夜无话。
8.
最后还是虚伪先说的。
在飞机起飞的一个小时之前。
“老白,我喜欢你。”
嘴角不可抑制地上扬,然而说出的话却与心情截然相反。
“抱歉。”
9.
他们都知道自己在对方心里的地位。
但是,有的时候,
虚伪就只能是虚伪,老白就只能是老白。
10.
最后老白还是回去了。
他自己去吃了麻辣烫。
虚伪依然在每天更新视频。
他突然发现自己其实也很懦弱。
懦弱到不敢再去等待下个夏天。
“微笑。”
11.
很久很久后的某个夏天。
兴趣使然,他点开了那个已经熟记的视频,拖动进度条。
“虚伪……哦不冰雪,你在哪?”

END.

占tag致歉

肿么办想激情写伪白但是文笔不好怕被锤ε=(´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