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手里抓住了希望

all Snape/Snape all段子

文笔差
人物ooc
角色属于罗琳,ooc属于我

1.斯莉莉斯无差,Snape性转
她的眼睛闪烁着一片树林,碧绿的眼睛倾诉着爱意。
“Will you  love me forever?”
少女平日空洞的双眼此时灿若星辰,用着从未对别人说过的温柔语气柔柔地回答:“y
es.”
格兰芬多狮子略带醋意地对斯莱特林毒蛇发问:“After all the times?”
Snape斜侧在Lily耳边,用着比耳语还略低一点的声音带着笑意道:
“Always.”

2.hpss,战后
Harry侧身把Snape压在桌子上,问道:“Snape,我现在很好奇你透过这双眼睛看到的是我父亲还是我母亲……”
Snape叹了口气,说道:“是一个potter.Lily也好,James也好,而你,Harry,所有姓potter的都总是会折磨我脆弱的心灵……”

3.路人斯,可自行带入,10cmss穿越梗
你看到霸占自己写字台的小Snape,没由来的感到好笑,一把把他抓了起来。
Snape使劲挣扎着,“Avada kedar…”在即将念出索命咒的时候,Snape愣了一下,你趁机把魔杖拿走,笑嘻嘻地来了句:“您心疼了呐,教授…”然后摸上他油腻的头发,睁大的双眼,高耸的鼻子,紧抿的薄唇……
啊啊,有个十厘米教授可真好啊…ww

4.jpss,双性转
“Lily,为什么你会想和这个鼻涕精做朋友?”
“Lily,我猜想你觉得一个满脑子芨芨草的愚蠢的格兰芬多狮子会让你感到快乐。”
“嘿鼻涕精!你这个从来不洗内裤的家伙!你怎么能说我是个蠢笨的格兰芬多!所有格兰芬多都比你勇敢一百倍!”
“你才从来不洗内裤!你这个全身布满了鼻涕虫,傲慢,自私,懒惰的巨怪!”
“天哪!Lily,你听到了吗?所有的斯莱特林都喜欢和格兰芬多作对!你不能和她做朋友!”
“Lily,这个格兰芬多在挑拨我们的关系。”
“哦,你们来立个牢不可破的誓约吧,你们谁都不允许再说对方一句坏话,让我们三个一起和平的做好朋友吧…”
————
“你这个满脑子——都是奇思妙想的格兰芬多!”
“你个喷洒——喷洒——喷洒爱和正义的斯莱特林小天使!!”
“你说我是小天使?哦你这大脑被…大脑被充分开发的家伙!”
————
“嘿Snape,我想你会很乐意和我一起去蜜蜂公爵是吗?”
“乐意至极,James,那么你也不介意陪我去倒翻巷找蜻蜓眼睛吧?”
“当然没问题,我的先生。”
————
“梅林啊,我完全不能想象,一对死对头因为一个牢不可破的誓言就喜结连理?哦,梅林!”

5.斯赫斯无差,赫敏性转穿越到亲世代
“哦p……不,Snape,你今天绝对不能去尖叫棚屋,求你了,你最好别去,我是认真的!”
“我以为你和那些大脑里都是鼻涕精在作怪的巨怪格兰芬多不一样才决定和你玩玩,但我什么时候说过你可以控制我的生活?”
“梅林,要是我真的拦不住你我就只能把你抱到格兰芬多休息室了!”
“嘿!等等!等等!别!你不能!不……啊…别抱我…”

6.斯莉
“这么长时间来都是?”
“Always.”
“你会在我身边吗?”
“Always.”
“我可否奢望你真正爱过我?”
“……”
“…Always.”

7.sbss
他的恋人有着世界上最美的眼睛,最刻薄的唇舌,最纤瘦的腰肢。而他,曾一次次吸吮咬舔过那些地方,那里曾经都属于他。
但现在不是了。
他们本该就是死对头的,不论是曾经,还是现在,又或者未来。
名门望族和混血杂种,阿兹卡班的囚犯和伏地魔的心腹,一直注视着他的灵魂和霍格沃茨的校长。
但是现在,他们两个都是死人了,还有什么能阻挡他们呢?
“Sev,我一直想这么叫你。”

8.lvss
他望着他的魔药大师,手指灵活地攀上冰凉脸庞。
他眯了眯眼睛,有些愉悦地说:“只有死亡才能带给你永恒,我的西弗勒斯。”
随后猛地转身,抚摸着大蛇高昂的头颅离开了。
…………
在被哈利波特击倒的瞬间,他脑子里闪过许多事情,但这些都没人知道。
没人知道他在记忆中再次看到那张熟悉的苍白脸庞时落下了泪水,
也没人知道他在消逝之前轻轻说了句:“为什么感觉这么痛呢,我的西弗勒斯?”
是爱吗?
不是。
因为黑魔头是不配拥有爱的。
句尾带着奇异的上扬,随着微风飞入天空。

9.斯敏
“Unh,教授,我想,不,我是说——”
“请您快点,格兰杰小姐。”面前的黑发男人语气中透露出了浓重的不耐烦,于是赫敏深吸一口气:“我想,寒假时您也许可以到我麻瓜父母的家里做客——不,我是说,我邀请您来我的麻瓜父母的家里做客,诚挚的。”
然后她看男人的黑眸里掺杂了一些震惊和不可思议,她成功在黑湖上掀起波澜。
然后她听到她的教授颤抖并快速地说出一串话语,然后离开了。
她花了很长时间才辨别出她的教授说的是“您因为不尊重教授为您的学院迎来了20分的处罚,格兰芬多减20分——还有,关于作客,也许我会考虑一下。”

10.蛇×斯内普
她柔柔地舔过他优美的脖颈
她用舌尖点缀他天鹅般的皮肤。
她的利齿刺破他柔嫩的皮肤——

她为她奏起死亡之歌,铺上黑色的地毯,让死神与她同行。

这是唯一的吻,她为他献上的——死亡之吻。

11.lmss
他曾经抚摸着那些保养细致的头发,闭上眼睛总是能让他联想到Lily家后院的稻草和阳光。
他曾经用手指缓慢地勾勒他五官的轮廓,印上一个又一个不为人所知的温柔的吻。他身上淡淡的魔药的味道总是令他莫名安心。
他们曾经是恋人。
直到Lucius成为食死徒。
直到Lucius和Narcissa结婚。
直到Lucius入狱。
……直到Snape死去。
…Lucius再也无法维持家族的荣耀了。

all敦的小段子。?

文笔依旧烂依旧ooc
以前写的
那种情感到底是什么呢?
那只钢笔在芥川龙之介的指尖舞动着。
一看见他,内心就会止不住狂喜,想把他撕碎,一点一点全部占为己有。
既然有想法,那么就该去马上实现。
况且……这颗种子已经滋生了太久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也许是在与组合的那次战斗中才完全发生的畸变?
明明一开始只是浓郁至深的仇恨而已。
为什么会变质成这样,实际上连芥川自己也不清楚。
无论如何,这份感情从可以光明正大地对对方宣泄出来变成了见不得光的龌龊想法。
谁在乎?把他囚禁起来便好了。
这样他便是只属于我的、再不会有任何人窥视的珍宝了。
如何下手呢?
那家伙并不笨,相反的,还很聪明。
那么要怎么做?
……

樋口一叶走进办公室后,并没有看见一个人。
她把报告放在办公桌上,四处看了看。
那根漆黑的钢笔上似乎还有主人触碰过的余温。
“是去出任务了吗?”她这么想着,接着便走出了办公室。
——
太宰治已经忍耐很久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事实就摆在他的眼前。
他被迷上了。被他的后辈。
一个男人。
这到底是为什么?莫名其妙就弯了?
这是他唯一没料到的一件事。
在太宰治得知了这件事后,他郁闷得一整天都没有去工作——
就算平常也没有去就是了。
“好!既然喜欢的话那就去追求吧!”一边给自己打气,太宰治一边从地上爬起来。
要问他为什么躺在地上?
哦,是因为一直唉声叹气,国木田看不下去把他摔在了地上,太疼了爬不起来而已。
而已吗?!!
等等,爬不起来就直接躺在地上了吗!???
槽点还真是多呢(笑)
诶?关于可能会有情敌这件事?
无论是谁——
“我家敦君是很可爱啦…但是他还是个未成年哦?为了不让他的身心受到伤害,这种事…”
太宰治的眼神暗了暗。
“在开始前我就会让它结束。”
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扭动着手腕发出响声,看上去居然和黑手党时期的他并无两样。
拍了拍被弄皱的风衣,太宰治大步流星地走出了侦探社。
—————

HPSS【Well, can I say "never", Sev?】

一篇曾经的老文
标题并无特殊含义
ooc注意
性转注意
文笔极差注意

OK就——

那双往日平静如水的眼睛此时满含他说不清的情感,snape几乎是哽咽地对他说:“take it,potter,take it……”
没过多久,那双眸子就要永久地闭上了。
那还要多亏了那条大蛇和奄奄一息的魔药大师的主人,他们在他消瘦而脆弱的脖子上留下可怕的伤口,让它们流血不止,而这导致snape变成了现在这幅可怜的模样。
“但是老魔杖永远不可能属于Voldemort,你知道,它属于我。”
那场景在他的梦里挥之不去,和那道绿光一样在他的梦里作祟。他知道,后者是因为某个家伙杀死了他的父母,而前者是深爱着他母亲的某个家伙被杀死了。
当然,他马上就不会再为这所困了。
那双snape为之动容了一生的绿眼睛在几次猛烈的颤抖后睁开了。Harry看到了正准备向他兴师问罪的……Miss snape?
“呃……嘿?我很高兴你醒来,……Professor Snape?”他能相信到如果自己称呼snape为“Miss”,他将会看到的是一张怎样因为震怒而扭曲的脸和他……当然,此处应该用她?嗯,从她嘴中吐出的刻薄语言。
是的,我们“大难不死的食死徒、斯莱特林院院长”,现在变成了一位女士。嗯,在以前那个Snape——你们都知道,是那个还没变成女士的Snape——的身上的所有缺点,全部变成了女性独有的特色。身材纤细?皮肤苍白?这些问题都不复存在。甚至连那个大鼻子看上去都顺眼了许多。Harry的目光下移,他能感觉到自己在内心里笑了一声——哦,梅林啊,谁能想到威风凛凛的魔药课导师Snape居然是A cup?!
他微乎其微地笑了一下,然后抬头,他能看到Snape那张狰狞的脸,Harry猜测他忍耐不喷洒她的毒液已经很久了。
哦,Harry在心里想,天哪,Snape——在满腹狐疑下还能忍受不发牢骚,真是善解人意!
哦,得了吧……他又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最多也就是想不到说什么好……
果然,声音变得轻盈,明显忍着怒气的声音拖长了调子,不急不缓——当然,哈利知道Snape现在心情一定糟透了——“请问我们的救世主,Mr.potter是否知道他油腻腻的老蝙蝠、可怜的前教授到底在他、该死的……她身上发生了什么?”
Harry挠了挠那乱成一团糟的头发,就好像个一年级生似的嘟囔着:“我不知道,先生……如果我知道的话,也许您现在还躺着呢——哦,抱歉,我只是想熬制一副抑制您蛇毒的魔药——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一概不知。”
Snape花了些时间理解他的话,然后尖叫了起来:“我不理解您的大脑里是否有巨怪把那些液体捣散,我只是想知道,也许您还记得正躺在治疗翼的是您的魔药导师而不是一个实验品?”
“我很抱歉,先生……”Harry正在忍着笑容,他想着如果这一幕能让Ron……但他否决了这一想法,“也许我不该那么说Snape……”
Snape最后又冷冷斜睨了一眼Harry,最后说了句:“如果您能快点想出我的复原方法的话,我会感激不尽的,Mr.potter.Just do it,thank.”
“也许我该先去上课,Professor Snape?”Harry拿出魔杖,轻轻挥了一下,一行闪着银光的数字缓缓冒了出来,组成了一段记载着时间的魔法。
Snape冷哼一声:“你不认为你该先安排你的霍格沃茨校长?我假设你还有五分钟。”
“……”Harry想了想,最后还是点了点头。他现在在翘课,他现在在校长的面前破坏校规!
“我觉得……我觉得你该用个混淆咒?下午有你的课不是吗?”Harry突然说。
Snape沉吟了一会,发出了一声拖长的听上去有些痛苦的喟叹:“哦——所有格兰芬多都像你这样没脑子吗?为什么你们总是把别人都想得到的事情提到日程上?”
“呃……我很抱歉?”Harry试着道了个歉,但是并没有什么成效。
“也许——也许你看了?”突然,Snape以一种古怪的语气问道。
“啊?哦,你是说你的记忆?呃,实际上我看了……”Harry回答道。
“……well…”Snape突然低下头,使Harry看不清她的神情,“…我觉得……也许你没有把它们告诉别人…?”
“呃,是啊,我…我说了……?”Harry感到尴尬,他只好硬着脸皮说。
“oh,geez——”Snape突然用她那慢吞吞并且充满了火气的声音说,“在你死后我要把你的所有记忆公之于众。我相信所有人都会对他们的黄金男孩的记忆感兴趣。”
“…我很抱歉……”Harry想,“我已经快要不会拼‘我很抱歉’这个词了。”
“现在我要回地窖了,而你,Mr.potter,因为不尊重教授,为你的学院迎来了减分。格兰芬多减二十分,如果你再不回到变形课的教室,我想McGonagall会把你赶出霍格沃茨。”Snape几乎是吼着说出了这句话,然后头也不回地跑走。她身后的袍浪翻滚,仿佛狂风肆虐。
Harry看了眼几乎是落荒而逃的Snape,突然想着:“也许我真完了。”
——————转视角的分割线————
Snape奔跑在霍格沃茨的走廊里,她为Harry对自己的不尊重而愤怒。实际上,还没有变成女性的Snape绝对不会在意这些,因为他早已习惯了这些。但是现在的Snape为什么会变得这么暴躁?哦,得了吧老兄,女性的敏感加上Snape本人的刻薄,效果叠加可不是说着玩的。
“…!?——”没有看到绊脚石的Snape因为那东西而摔倒,她足足滚下了楼梯才停下。她虚弱地倒在地上,身上布满伤口,即使在以往的日子里她遭遇过无数比这严重得多的伤害,但是这具身体太过虚弱了。
Snape能听到一串脚步声从远方慢慢赶过来,她用尽力气颤颤巍巍地抽出了魔杖,“幻影移形。”一串咒语从Snape嘴中吐出。
McGonagall从拐角处走了过来,她非常肯定自己刚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她惊疑地四下张望,却没发现什么。
——————转视角的分割线————
当Harry看到了浑身是伤,捂着自己脖子上伤口,用右手握着魔杖的时候,他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Harry想不出什么形容词来描述他眼前的Snape,连“惨不忍睹”都不足以形容。
Snape喘息了一会儿,右手颤抖地指向了Harry,就好像马上要给他来个“一忘皆空”似的。
“亲爱的波特,请问你的大脑里是否塞满了芨芨草又或者里面有一百只巨怪在跳探戈?我假设您看到了您的教授正在流血。”Snape狠狠地瞪着他,就好像要在Harry身上戳两个洞似的。
Harry缩了下,然后就像个一年级新生似的傻愣愣地问道:“我、我该怎么做啊?”
Snape深吸了一口气,就好像在抑制自己不大骂出声似的,颤抖着飞快念出了一串句子。
“从右数第三个柜子第二排上的左数第三个……用那个我能很快恢复。”
Harry急忙过去拿魔药,很快的,Harry就找到了那种魔药。
Harry拿到魔药后,下意识看向Snape,Snape的眼睛里透露出一个意思:“如果你不能轻柔地为我的伤口上药,我相信你将会死得很惨。”
Harry放柔了力气,开始轻轻地为Snape的伤口上药。
他放弃去控制自己不去想Snape皮肤的美好触感了,于是他愤恨地瞪着那根棉签。
冷不丁的,Snape突然开口:“那种魔药由什么调成?”
Harry想了会,多亏他的记忆力还不错,否则在三天没有合眼的情况下他还会被臭骂一顿。
于是他说道:“哦,就是那个。”Harry抽出魔杖,招来一本书页已经泛黄的书,然后翻到某一页指给Snape:“但是直接熬制出来没太大效果……于是我把人鱼鳞片改成了火龙鳞片。”
Snape眯起眼睛,突然低沉地笑了出来。“我居然还活着……”
Harry吓了一跳,他从来没听过他的教授的笑声。“Holy shit …”Harry几乎用了所有他可怜的自制力来阻止自己的大脑再往其他方面——一个所有人都知道那代表什么的方面——去想 。
“So……”Harry试着挑起话头,这简直比他与Voldemort的战斗还惊心动魄。“我们该怎么办才能让你变回来?”
“没有任何办法,以及,potter,如果你真的很想迎接痛苦的话,那么你完全可以不用思考就把这些话说出来。天啊,又一只可怜的鲁莽的格兰芬多狮子,不知道Dumbl——”说到这里,Snape突然停下,就像是被什么人生硬地打断。
很久之后,像是妥协,她又说——
“Dumbledore会说什么呢?至少我还活着,至少你救活我了。”
那一刻Snape的眼神别扭地撇了过去,所以她没有看到Harry的眼睛。
那是一块碧绿的闪着光的翡翠,直直地望着她。
——————
end.

极短的段子

食用须知
⒈文笔拙稚
⒉ooc常有
⒊不明意识流有
⒋人物性格捏造有
⒌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不要看第三个
⒍大部分是无脑糖
⒎十分不符合原作世界观
⒏如果OK的话那么请→

1
周末的晚上,sans和papyrus准备一起看恐怖电影。
“伟大的papyrus已经准备好了一切我们所需要的东西!”
papyrus一把抓过了一边早已放置好的爆米花,坐在了沙发上,破旧的沙发发出“嘎吱”一声,使得sans和papyrus同时被沙发的弹力所晃动。
“天哪,你为什么要笑?”
“heh,对不起,我亲爱的,你太可爱了…”
“不,等等,如果我没有听错——”
“哦bro……那一定是…”
“sans!!!!停下你的双关!!!!!”
2
这件事发生在frisk堕落以前。
“sans,星星是什么样子的?”
很久 很久 很久以前,小小的sans有一个小小的小跟班。
“heh,bro,我想,对于我们,它们和那些镶嵌在石壁上的石头并无不同。”
“sans,阳光是什么样子的?”
很久 很久以前,小小的sans有一个小跟班。
“heh,bro,对于我们,它们只是一些温暖的光束。”
“sans,太阳是什么样子的?”
很久以前,sans身后总是跟着一个尾巴。
“heh,bro,它——你可以认为它只是一颗火球,heh.”
“s——ans,把你的袜子收起来!!!!”
现在,sans的兄弟不再是他的小跟班了。
“heh,bro,马上.”

这件事发生在它们堕落以后。
”……It's so cold...”
很久 很久 很久以前,小小的sans有一个小跟班。
但是现在他们都死了。
“but no one comes.”

这件事发生在之后的之后。
“……我曾经梦想过阳光,雨露和威风,我会开着车行驶在公路上。”
“……而现在,谢谢你,人类……!”
“你让我永远也无法实现它们了。”/“你真的让我实现了它们!”

3
“你喜欢这个吗,sans?这是我和undyed一起做的。 ”
“我知道也许你现在……”
“但是没关系!它会好起来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会没事的!”
“……当然了…”
“你…你只需要好好放松一下,一切都会变好的……”
“你马上就会好起来!求你了……”
“天哪…你的灵魂……是的,sans,我还没有为你输营养液……”
“求你了…醒过来,好么?”
“undyed……所有人……”
“alphys…asgore……flowey...”
“metton……”
“……sans…”
………

“…就当做……就当做我…是去度假了,好吗…?”
“…你马上……就会…马上就会好起来…”
“拜托…”

一个大半夜的不知所云的奇怪的东西

前排提醒—
⒈骨兄弟亲情向
⒉重度ooc有
⒊我流papy和sansy
⒋小学生文笔以及烂尾
⒌幼儿园学生都能看懂的英语有
⒎也许你并没有发现没有六
⒏bug多上天
⒐如果ok的话那么请→


1.
静默无声的。
令人恐惧的。
空白的。
诡异的。
Papyrus在那里停了下来。
记忆里像是缺失了什么。
他循着那些被染红的雪来到了那里。
什么东西在消失。
在开阔的雪地上……
而他浑然不觉。
有一具正在消散的骷髅。
“Bro? Are…are you ok?”
但是没有人来。
“Sans?”
没有人回答他。
2.
Sans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似的。
不断地有人在什么地方叫着他的名字。
无法言会的,不可形容的,从未存在过的。
他似乎有个兄弟。
3.
Sans不断地在家里翻找着。
他试图找到些什么东西来证明什么。
这行为连他自己都无法理解。
他甚至打开了二楼那扇从未开启过的门。
每当他靠近那扇门,都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促使他不要打开那扇门。
那当然没什么。因为他本来也懒得打开它。
只是说到这个,Sans思考起了一个问题。
“厨房为什么会存在?”
平常Sans都是去Grillby's解决食物问题的,而身为懒骨头的他当然没什么可能去自己做饭吃。
以及厨房里那提高的水槽,客厅里镁塔顿的节目录像带。
这都使他愈发怀疑起自己以前为什么没注意到这些。
怀疑的影子越来越暗。
在二楼尘封房间打开的时候。
“老天啊,我是不是丢了什么?”
4.
Papyrus使用了所有他能够使用的治疗魔法。
但是他还是只能看着他的兄弟化成粉末。
最后只剩下了那件夹克衫。
然而它也没存留多久,在Papyrus的指骨碰到它之前,它就彻底消失了。
甚至连那些血迹都在消失。
“No......Sans.... Don't......”
只留下了一堆粉尘。
Papyrus愣愣地盯着那些粉末看,过了许久——就好像是刚反应过来一样——忽地重重地喘息了起来,就像是一个溺水后再度接触空气的人一样。
他像个不倒翁一样摇摆着站起来,踉跄着后退了几步——看上去和喝醉的安黛因似的——然后又一次跪坐在了Sans的骨灰前。
他开始哽咽起来,一直在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
他用指骨小心翼翼地捧起了一部分那些灰尘,直直地盯着它们看,直到那些灰尘全部都从无法完全合拢的指骨间渗走。
Papyrus一下子好像冷静了许多,他不再哽咽,只是在喉头发出一些低沉的响声。他站了起来,就像以前所做的一样,转身,再也不看他的兄弟然后离去。
他的步子十分稳,甚至带着一些从容。
只不过在走出了约十步之后,Papyrus像是被什么无形的东西绊倒了,倒在了雪地上。
他大哭了起来。也许这是他懂事起最不堪的一次哭泣了。
从喉咙里挤出一些无意义的词语,Papyrus看上去简直是要哭背过去似的。他的双手徒劳地摆动着,像是要抓住什么。
Papyrus不停流着泪的眼睛里有什么东西消失了。
在哭声中,Papyrus的双手无力地垂下了。
渐渐地,雪原上这唯一的声音也淡了下去。
5.
在没有食物、没有水、没有保暖措施以及不休息的情况下,一只怪物能够存活多久呢?
Papyrus已经这样度过了一个星期。
感觉不到寒冷和饥饿,没有疲惫的感觉。
这是不是某人的恶作剧?
说不定,其实都是Sans的恶作剧?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也就能够解释这发生的一切……
“Sans?”
“Can you hear me?”
6.
一个书架,一个衣柜,一面旗子,一张桌子,一箱骨头,一张赛车床以及许多可动模型。
这些东西都规整地放着——如果不去注意那些厚厚的灰尘,这里看上去简直就像是有人住着的房间似的。
“这一切都很明了了,不是吗?”
首先,把房间收拾整齐肯定不是Sans的风格,其次,他从来不会去收藏那么多的可动模型——因为他并不是很喜欢它们。
有人在他的家住过相当长一段时间,而他对此浑然不觉。
这听上去很不可思议不是吗?
但要是换个说法——
有人在他的家住过相当长一段时间,而他对此习以为常。
一定是某个极其重要的人。
Sans走到书架前,随意地抽出一本书。
虽然这真的是无心之举,但是惊异地是他的手似乎对这本书十分熟悉,他似乎对这本书有着极为深厚的记忆。
他打开了那本书。
书里夹着什么东西,使它正好停留在98页。
那是一张照片,背面用幼稚的笔触写着“最好的兄弟”。
Sans想起来了。
“Oh, no, no.... Pa..papyrus....”
在下一秒,房间内爆发出一阵莹蓝色的光芒,Sans用他骨生最快的速度瞬移走了。
7.
没有。
没有。
哪里都没有。
甚至连知道“Papyrus”的人都没有。
冰凉。麻木。疲惫。
那个Papy最为信任的人类也一起不见了。
世界像是被空白蚕食。
边缘只剩下噪声。
孤独……恬燥……
…无可奈何。
8.
在很久很久之后的某天。
在雪原上。
Sans保证他听到了那个声音。
近得宛如就在耳边。

“Sans?”
“Can you hear me?”

出人意料地,Papyrus很快就听到了那个几乎能让他疯狂的声音。

“……Papyrus?”

Sans试探着回答。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就像是损坏的碟片。

“天哪,为什么你总是乐忠于对我恶作剧?快出来好吗?伟大的Papyrus现在原谅了你。”

Papyrus装作十分不高兴地回答。实际上,他现在内心充满了狂喜与庆幸,不过他认为在这个时机表达这些情感绝对是不合适的。

“……可是我没有啊?你现在在哪里?”

Sans开始有些慌乱,他似乎隐约猜到了什么,失而复得得而复失的感受他永远不想体会。

“等会儿…为什么?……这不对!你不是在讲笑话吗,对吧?”

Papyrus感到奇怪,因为确确实实的,有一个Sans死在了他的面前。
突然,好像有什么东西浮出了水面。
他完全不记得自己是因为什么来到雪原的,之前因为Sans的死对他的冲击力太大没有怎么仔细想,现在一想,那段雪原的记忆和他之前在雪镇家中与Frisk一起约会的记忆之间仿佛被高斯模糊处理过了。
即使是傻子也该感觉不对劲了。

“……我想我们的经历大概差不多吧,heh.”

Sans笑了笑,他已经从对方的语气中察觉到了。朝夕相处的兄弟,不可能对于对方的思考方式都不了然于心。这一点Papyrus也许做的不是很到位,但负责任地说Sans是做到了的——即使通常都是Papyrus照顾Sans——他已经颅内模拟完毕了Papyrus可能的遭遇。

“Nye...也许我们得面对什么其他东西了Sans .”

Papyrus轻轻地说。只要确认兄弟还活着,那目前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因为Sans很强。”

“为了我们能再次见到对方.”

b萌换票

换d4太宰治和g2泉镜花,有意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