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手里抓住了希望

HPSS【Well, can I say "never", Sev?】

一篇曾经的老文
标题并无特殊含义
ooc注意
性转注意
文笔极差注意

OK就——

那双往日平静如水的眼睛此时满含他说不清的情感,snape几乎是哽咽地对他说:“take it,potter,take it……”
没过多久,那双眸子就要永久地闭上了。
那还要多亏了那条大蛇和奄奄一息的魔药大师的主人,他们在他消瘦而脆弱的脖子上留下可怕的伤口,让它们流血不止,而这导致snape变成了现在这幅可怜的模样。
“但是老魔杖永远不可能属于Voldemort,你知道,它属于我。”
那场景在他的梦里挥之不去,和那道绿光一样在他的梦里作祟。他知道,后者是因为某个家伙杀死了他的父母,而前者是深爱着他母亲的某个家伙被杀死了。
当然,他马上就不会再为这所困了。
那双snape为之动容了一生的绿眼睛在几次猛烈的颤抖后睁开了。Harry看到了正准备向他兴师问罪的……Miss snape?
“呃……嘿?我很高兴你醒来,……Professor Snape?”他能相信到如果自己称呼snape为“Miss”,他将会看到的是一张怎样因为震怒而扭曲的脸和他……当然,此处应该用她?嗯,从她嘴中吐出的刻薄语言。
是的,我们“大难不死的食死徒、斯莱特林院院长”,现在变成了一位女士。嗯,在以前那个Snape——你们都知道,是那个还没变成女士的Snape——的身上的所有缺点,全部变成了女性独有的特色。身材纤细?皮肤苍白?这些问题都不复存在。甚至连那个大鼻子看上去都顺眼了许多。Harry的目光下移,他能感觉到自己在内心里笑了一声——哦,梅林啊,谁能想到威风凛凛的魔药课导师Snape居然是A cup?!
他微乎其微地笑了一下,然后抬头,他能看到Snape那张狰狞的脸,Harry猜测他忍耐不喷洒她的毒液已经很久了。
哦,Harry在心里想,天哪,Snape——在满腹狐疑下还能忍受不发牢骚,真是善解人意!
哦,得了吧……他又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最多也就是想不到说什么好……
果然,声音变得轻盈,明显忍着怒气的声音拖长了调子,不急不缓——当然,哈利知道Snape现在心情一定糟透了——“请问我们的救世主,Mr.potter是否知道他油腻腻的老蝙蝠、可怜的前教授到底在他、该死的……她身上发生了什么?”
Harry挠了挠那乱成一团糟的头发,就好像个一年级生似的嘟囔着:“我不知道,先生……如果我知道的话,也许您现在还躺着呢——哦,抱歉,我只是想熬制一副抑制您蛇毒的魔药——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一概不知。”
Snape花了些时间理解他的话,然后尖叫了起来:“我不理解您的大脑里是否有巨怪把那些液体捣散,我只是想知道,也许您还记得正躺在治疗翼的是您的魔药导师而不是一个实验品?”
“我很抱歉,先生……”Harry正在忍着笑容,他想着如果这一幕能让Ron……但他否决了这一想法,“也许我不该那么说Snape……”
Snape最后又冷冷斜睨了一眼Harry,最后说了句:“如果您能快点想出我的复原方法的话,我会感激不尽的,Mr.potter.Just do it,thank.”
“也许我该先去上课,Professor Snape?”Harry拿出魔杖,轻轻挥了一下,一行闪着银光的数字缓缓冒了出来,组成了一段记载着时间的魔法。
Snape冷哼一声:“你不认为你该先安排你的霍格沃茨校长?我假设你还有五分钟。”
“……”Harry想了想,最后还是点了点头。他现在在翘课,他现在在校长的面前破坏校规!
“我觉得……我觉得你该用个混淆咒?下午有你的课不是吗?”Harry突然说。
Snape沉吟了一会,发出了一声拖长的听上去有些痛苦的喟叹:“哦——所有格兰芬多都像你这样没脑子吗?为什么你们总是把别人都想得到的事情提到日程上?”
“呃……我很抱歉?”Harry试着道了个歉,但是并没有什么成效。
“也许——也许你看了?”突然,Snape以一种古怪的语气问道。
“啊?哦,你是说你的记忆?呃,实际上我看了……”Harry回答道。
“……well…”Snape突然低下头,使Harry看不清她的神情,“…我觉得……也许你没有把它们告诉别人…?”
“呃,是啊,我…我说了……?”Harry感到尴尬,他只好硬着脸皮说。
“oh,geez——”Snape突然用她那慢吞吞并且充满了火气的声音说,“在你死后我要把你的所有记忆公之于众。我相信所有人都会对他们的黄金男孩的记忆感兴趣。”
“…我很抱歉……”Harry想,“我已经快要不会拼‘我很抱歉’这个词了。”
“现在我要回地窖了,而你,Mr.potter,因为不尊重教授,为你的学院迎来了减分。格兰芬多减二十分,如果你再不回到变形课的教室,我想McGonagall会把你赶出霍格沃茨。”Snape几乎是吼着说出了这句话,然后头也不回地跑走。她身后的袍浪翻滚,仿佛狂风肆虐。
Harry看了眼几乎是落荒而逃的Snape,突然想着:“也许我真完了。”
——————转视角的分割线————
Snape奔跑在霍格沃茨的走廊里,她为Harry对自己的不尊重而愤怒。实际上,还没有变成女性的Snape绝对不会在意这些,因为他早已习惯了这些。但是现在的Snape为什么会变得这么暴躁?哦,得了吧老兄,女性的敏感加上Snape本人的刻薄,效果叠加可不是说着玩的。
“…!?——”没有看到绊脚石的Snape因为那东西而摔倒,她足足滚下了楼梯才停下。她虚弱地倒在地上,身上布满伤口,即使在以往的日子里她遭遇过无数比这严重得多的伤害,但是这具身体太过虚弱了。
Snape能听到一串脚步声从远方慢慢赶过来,她用尽力气颤颤巍巍地抽出了魔杖,“幻影移形。”一串咒语从Snape嘴中吐出。
McGonagall从拐角处走了过来,她非常肯定自己刚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她惊疑地四下张望,却没发现什么。
——————转视角的分割线————
当Harry看到了浑身是伤,捂着自己脖子上伤口,用右手握着魔杖的时候,他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Harry想不出什么形容词来描述他眼前的Snape,连“惨不忍睹”都不足以形容。
Snape喘息了一会儿,右手颤抖地指向了Harry,就好像马上要给他来个“一忘皆空”似的。
“亲爱的波特,请问你的大脑里是否塞满了芨芨草又或者里面有一百只巨怪在跳探戈?我假设您看到了您的教授正在流血。”Snape狠狠地瞪着他,就好像要在Harry身上戳两个洞似的。
Harry缩了下,然后就像个一年级新生似的傻愣愣地问道:“我、我该怎么做啊?”
Snape深吸了一口气,就好像在抑制自己不大骂出声似的,颤抖着飞快念出了一串句子。
“从右数第三个柜子第二排上的左数第三个……用那个我能很快恢复。”
Harry急忙过去拿魔药,很快的,Harry就找到了那种魔药。
Harry拿到魔药后,下意识看向Snape,Snape的眼睛里透露出一个意思:“如果你不能轻柔地为我的伤口上药,我相信你将会死得很惨。”
Harry放柔了力气,开始轻轻地为Snape的伤口上药。
他放弃去控制自己不去想Snape皮肤的美好触感了,于是他愤恨地瞪着那根棉签。
冷不丁的,Snape突然开口:“那种魔药由什么调成?”
Harry想了会,多亏他的记忆力还不错,否则在三天没有合眼的情况下他还会被臭骂一顿。
于是他说道:“哦,就是那个。”Harry抽出魔杖,招来一本书页已经泛黄的书,然后翻到某一页指给Snape:“但是直接熬制出来没太大效果……于是我把人鱼鳞片改成了火龙鳞片。”
Snape眯起眼睛,突然低沉地笑了出来。“我居然还活着……”
Harry吓了一跳,他从来没听过他的教授的笑声。“Holy shit …”Harry几乎用了所有他可怜的自制力来阻止自己的大脑再往其他方面——一个所有人都知道那代表什么的方面——去想 。
“So……”Harry试着挑起话头,这简直比他与Voldemort的战斗还惊心动魄。“我们该怎么办才能让你变回来?”
“没有任何办法,以及,potter,如果你真的很想迎接痛苦的话,那么你完全可以不用思考就把这些话说出来。天啊,又一只可怜的鲁莽的格兰芬多狮子,不知道Dumbl——”说到这里,Snape突然停下,就像是被什么人生硬地打断。
很久之后,像是妥协,她又说——
“Dumbledore会说什么呢?至少我还活着,至少你救活我了。”
那一刻Snape的眼神别扭地撇了过去,所以她没有看到Harry的眼睛。
那是一块碧绿的闪着光的翡翠,直直地望着她。
——————
end.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