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手里抓住了希望

all敦的小段子。?

文笔依旧烂依旧ooc
以前写的
那种情感到底是什么呢?
那只钢笔在芥川龙之介的指尖舞动着。
一看见他,内心就会止不住狂喜,想把他撕碎,一点一点全部占为己有。
既然有想法,那么就该去马上实现。
况且……这颗种子已经滋生了太久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也许是在与组合的那次战斗中才完全发生的畸变?
明明一开始只是浓郁至深的仇恨而已。
为什么会变质成这样,实际上连芥川自己也不清楚。
无论如何,这份感情从可以光明正大地对对方宣泄出来变成了见不得光的龌龊想法。
谁在乎?把他囚禁起来便好了。
这样他便是只属于我的、再不会有任何人窥视的珍宝了。
如何下手呢?
那家伙并不笨,相反的,还很聪明。
那么要怎么做?
……

樋口一叶走进办公室后,并没有看见一个人。
她把报告放在办公桌上,四处看了看。
那根漆黑的钢笔上似乎还有主人触碰过的余温。
“是去出任务了吗?”她这么想着,接着便走出了办公室。
——
太宰治已经忍耐很久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事实就摆在他的眼前。
他被迷上了。被他的后辈。
一个男人。
这到底是为什么?莫名其妙就弯了?
这是他唯一没料到的一件事。
在太宰治得知了这件事后,他郁闷得一整天都没有去工作——
就算平常也没有去就是了。
“好!既然喜欢的话那就去追求吧!”一边给自己打气,太宰治一边从地上爬起来。
要问他为什么躺在地上?
哦,是因为一直唉声叹气,国木田看不下去把他摔在了地上,太疼了爬不起来而已。
而已吗?!!
等等,爬不起来就直接躺在地上了吗!???
槽点还真是多呢(笑)
诶?关于可能会有情敌这件事?
无论是谁——
“我家敦君是很可爱啦…但是他还是个未成年哦?为了不让他的身心受到伤害,这种事…”
太宰治的眼神暗了暗。
“在开始前我就会让它结束。”
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扭动着手腕发出响声,看上去居然和黑手党时期的他并无两样。
拍了拍被弄皱的风衣,太宰治大步流星地走出了侦探社。
—————

评论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