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手里抓住了希望

all Snape/Snape all段子

文笔差
人物ooc
角色属于罗琳,ooc属于我

1.斯莉莉斯无差,Snape性转
她的眼睛闪烁着一片树林,碧绿的眼睛倾诉着爱意。
“Will you  love me forever?”
少女平日空洞的双眼此时灿若星辰,用着从未对别人说过的温柔语气柔柔地回答:“y
es.”
格兰芬多狮子略带醋意地对斯莱特林毒蛇发问:“After all the times?”
Snape斜侧在Lily耳边,用着比耳语还略低一点的声音带着笑意道:
“Always.”

2.hpss,战后
Harry侧身把Snape压在桌子上,问道:“Snape,我现在很好奇你透过这双眼睛看到的是我父亲还是我母亲……”
Snape叹了口气,说道:“是一个potter.Lily也好,James也好,而你,Harry,所有姓potter的都总是会折磨我脆弱的心灵……”

3.路人斯,可自行带入,10cmss穿越梗
你看到霸占自己写字台的小Snape,没由来的感到好笑,一把把他抓了起来。
Snape使劲挣扎着,“Avada kedar…”在即将念出索命咒的时候,Snape愣了一下,你趁机把魔杖拿走,笑嘻嘻地来了句:“您心疼了呐,教授…”然后摸上他油腻的头发,睁大的双眼,高耸的鼻子,紧抿的薄唇……
啊啊,有个十厘米教授可真好啊…ww

4.jpss,双性转
“Lily,为什么你会想和这个鼻涕精做朋友?”
“Lily,我猜想你觉得一个满脑子芨芨草的愚蠢的格兰芬多狮子会让你感到快乐。”
“嘿鼻涕精!你这个从来不洗内裤的家伙!你怎么能说我是个蠢笨的格兰芬多!所有格兰芬多都比你勇敢一百倍!”
“你才从来不洗内裤!你这个全身布满了鼻涕虫,傲慢,自私,懒惰的巨怪!”
“天哪!Lily,你听到了吗?所有的斯莱特林都喜欢和格兰芬多作对!你不能和她做朋友!”
“Lily,这个格兰芬多在挑拨我们的关系。”
“哦,你们来立个牢不可破的誓约吧,你们谁都不允许再说对方一句坏话,让我们三个一起和平的做好朋友吧…”
————
“你这个满脑子——都是奇思妙想的格兰芬多!”
“你个喷洒——喷洒——喷洒爱和正义的斯莱特林小天使!!”
“你说我是小天使?哦你这大脑被…大脑被充分开发的家伙!”
————
“嘿Snape,我想你会很乐意和我一起去蜜蜂公爵是吗?”
“乐意至极,James,那么你也不介意陪我去倒翻巷找蜻蜓眼睛吧?”
“当然没问题,我的先生。”
————
“梅林啊,我完全不能想象,一对死对头因为一个牢不可破的誓言就喜结连理?哦,梅林!”

5.斯赫斯无差,赫敏性转穿越到亲世代
“哦p……不,Snape,你今天绝对不能去尖叫棚屋,求你了,你最好别去,我是认真的!”
“我以为你和那些大脑里都是鼻涕精在作怪的巨怪格兰芬多不一样才决定和你玩玩,但我什么时候说过你可以控制我的生活?”
“梅林,要是我真的拦不住你我就只能把你抱到格兰芬多休息室了!”
“嘿!等等!等等!别!你不能!不……啊…别抱我…”

6.斯莉
“这么长时间来都是?”
“Always.”
“你会在我身边吗?”
“Always.”
“我可否奢望你真正爱过我?”
“……”
“…Always.”

7.sbss
他的恋人有着世界上最美的眼睛,最刻薄的唇舌,最纤瘦的腰肢。而他,曾一次次吸吮咬舔过那些地方,那里曾经都属于他。
但现在不是了。
他们本该就是死对头的,不论是曾经,还是现在,又或者未来。
名门望族和混血杂种,阿兹卡班的囚犯和伏地魔的心腹,一直注视着他的灵魂和霍格沃茨的校长。
但是现在,他们两个都是死人了,还有什么能阻挡他们呢?
“Sev,我一直想这么叫你。”

8.lvss
他望着他的魔药大师,手指灵活地攀上冰凉脸庞。
他眯了眯眼睛,有些愉悦地说:“只有死亡才能带给你永恒,我的西弗勒斯。”
随后猛地转身,抚摸着大蛇高昂的头颅离开了。
…………
在被哈利波特击倒的瞬间,他脑子里闪过许多事情,但这些都没人知道。
没人知道他在记忆中再次看到那张熟悉的苍白脸庞时落下了泪水,
也没人知道他在消逝之前轻轻说了句:“为什么感觉这么痛呢,我的西弗勒斯?”
是爱吗?
不是。
因为黑魔头是不配拥有爱的。
句尾带着奇异的上扬,随着微风飞入天空。

9.斯敏
“Unh,教授,我想,不,我是说——”
“请您快点,格兰杰小姐。”面前的黑发男人语气中透露出了浓重的不耐烦,于是赫敏深吸一口气:“我想,寒假时您也许可以到我麻瓜父母的家里做客——不,我是说,我邀请您来我的麻瓜父母的家里做客,诚挚的。”
然后她看男人的黑眸里掺杂了一些震惊和不可思议,她成功在黑湖上掀起波澜。
然后她听到她的教授颤抖并快速地说出一串话语,然后离开了。
她花了很长时间才辨别出她的教授说的是“您因为不尊重教授为您的学院迎来了20分的处罚,格兰芬多减20分——还有,关于作客,也许我会考虑一下。”

10.蛇×斯内普
她柔柔地舔过他优美的脖颈
她用舌尖点缀他天鹅般的皮肤。
她的利齿刺破他柔嫩的皮肤——

她为她奏起死亡之歌,铺上黑色的地毯,让死神与她同行。

这是唯一的吻,她为他献上的——死亡之吻。

11.lmss
他曾经抚摸着那些保养细致的头发,闭上眼睛总是能让他联想到Lily家后院的稻草和阳光。
他曾经用手指缓慢地勾勒他五官的轮廓,印上一个又一个不为人所知的温柔的吻。他身上淡淡的魔药的味道总是令他莫名安心。
他们曾经是恋人。
直到Lucius成为食死徒。
直到Lucius和Narcissa结婚。
直到Lucius入狱。
……直到Snape死去。
…Lucius再也无法维持家族的荣耀了。

评论(7)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