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手里抓住了希望

【伪白】安河桥东

1.我文笔还是那么的小学生那么无脑(你根本就没有文笔吧)详情参考我前两篇伪白文→所以你好再见和懦弱

2.莉莉姐又被我偷走了!!!【你怎么又偷】

3.不要上升正主哦qwq

4.ooc有,意识流有,个人捏造有,狗血剧情有,bug有

5.这篇和其他两篇糖不一样大家都想看刀(也就两个人吧你个魔人)所以这篇是刀

6.半夜三点一边薅头一边写所以都迷迷糊糊的

7.我希望他们能好好的。

8.有些许瓦白暗示

如果以上ok的话→→→

老白正躺着,翻来覆去。
他睡不着。
周围唯一的光源是厚重的窗帘之外微弱的月光。在这座几乎看不到星星的城市里,月光也似乎变得更为昏暗。
周围没有恬燥的蝉鸣——夏天已经过去了——更没有沙哑的歌声,然而他依然睡不着。
酒店的床可称得上是十分柔软,按理说他没有睡不着的理由。
老白换了个更为舒服的姿势,极不自然地把头扭到另外一边。
他睡不着的理由是——
有个人躺在他后面。
那个人清晰的呼吸声缭绕在他的耳畔,而湿热的气体一下又一下地漫上老白的后颈。
而最为要命的是,还有一只手搭在他的腰间。
更为尴尬的是,他后面这个人是曾经最好的兄弟——虚伪。
“…算了。”
老白嘟囔了一句,正打算坐起,然而那只不安分放在他腰间的手却压着他不让他起来。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从虚伪魔爪之下逃脱的老白颇为无奈地盯着身旁人的睡颜。
虽然是一片漆黑,然而还是能看到那人美好的眉眼和分明的棱角。
老白清秀的脸上不知觉也漫上几丝笑意。
“算了……谁让,你是我弟弟呢?”
喃喃着说出这句话的老白,并没有意识到身后人轻颤的眼睫。
虚伪根本就没有睡着。
试想一下,你暗恋的人躺在你身边。
哪个人睡得着?
再请试想一下,你暗恋的人一脸宠溺微笑对你说:“你是我最好的弟弟。”
哪个人忍得住?
很抱歉,虚伪忍住了。
强忍住坐起吻上那双不断开合的薄唇的欲望,虚伪只能躺着。
手臂之下的温度仿佛还残存着。
他做不了任何事。他只能躺着。
小小的手机屏幕发出的光芒照亮了小半个房间。
瓦不管,甜瓜和流萤他们大概都已经睡了吧。
这么想着的老白顺势躺了下来,准备刷刷微博解解乏。
打开微博,老白起劲地看着伪白超话,心想着还好虚伪睡着了,千万不能让他发现自己在看这些东西。
而躺在老白身后的虚伪也伸长了脖子起劲地看着伪白超话,疑惑着老白为什么要看这个,明明他是个直男。
过了许久,似乎是困极了的老白放下手机,打了个哈欠迷糊道:“晚安,虚伪先生……”
在很久很久,久到连月亮都几乎要落下,而老白已经睡得打起小小的呼噜了之后。
虚伪又把手放回老白的腰际,极轻极轻地,仿佛是在自言自语般,说道。
“晚安,欧的白先生。”

老白是被那阵汩汩的流水声吵醒的。
几乎没有人知道他十分浅眠。
顺势坐了起来,眼前赫然已经出现刚刚梳洗完毕从洗手间走出来的虚伪。
而虚伪眼前就是头发东翘一根西翘一根,睡眼迷蒙的老白。
“终于醒了,小白猪?赶紧去收拾一下,甜瓜他们已经在等我们了。”
听了这话的老白马上有了精神,匆匆说了句“哦,行,等我一分钟。”就冲进了洗手间。
虚伪突然有点隐隐恨起了正坐在外面玩手机的瓦瓜莹三人。
为了失去的他和老白的二人世界。
不过转念一想,若不是瓦不管的提议,现在这次活动也就只能是虚伪在看直播时老白偶然提到的了。
叹了口气,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虚伪打开了QQ。
最上面是一条带着红色感叹号的信息:“老白,我喜欢你。”
现在发不出去,以后,他也不打算发出去。
虚伪摁灭了手机屏幕。

他们旅行的第一天,去的地方不是天安门,不是故宫,不是北大也不是清华,更不是圆明园亦或者圆明园,而是——
北京动物园。
瓦不管似乎想抱怨几句,但在看到老白和甜瓜兴致勃勃的样子之后也只好叹一口气。流萤倒是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不过很快就打起了精神。
这一切都在他们看到第一只动物之后改变了。
尤其是流萤,在犬科动物馆看到草原狼的时候表现得就跟只哈士奇似的。
谁说流萤兴致缺缺的,我捶死他。
看着老白眼中绽放的神采,虚伪轻笑一声,摸了摸口袋。
“你想干什么魔人?”
老白突然望向了虚伪。
“我……点蚊香。”
老白挥了挥自己空无一物的衣袖,宛如变魔术似的,两盒中华出现在他的手心里。
“你是说这个吗蚊子先生?”
语毕,老白不厚道地笑了出来。
而虚伪也哑然失笑。
日暮时分,夕阳西下,正是归家的好时分。
北京的夕阳给建筑涂上了一层镀金的流体,而玻璃的表面也被映得发出同样的光芒。
他们行走在人行道上。身旁是车流横行。正值晚高峰的北京现在虽然没有那么拥挤,但也不能称得上是畅通。
而他们是这条街上唯一的行人。
虚伪向前看去。
走在最前面的甜瓜身边站着瓦不管和流萤。
而自己的身边……谁也没有。
“虚伪先生,快点跟上好吗?不然我们可不要你这个臭男人了。”
虚伪怔了一下,刚好对上老白那个明媚的笑容。
至少我的身边还有你啊。
我怕什么呢。
“这就来。”
虚伪快步跟上了老白。

一节节车厢已经成了一罐罐沙丁鱼罐头。
几人从地铁上下来之后,几乎没法好好呼吸。然而,这还只是个开始。他们还要再挤至少一小时的地铁才能回到酒店。
看到地铁站牌上四个标正的黑体字“安和桥北”的时候,老白眼里仿佛有片刻失神。
“你们……你们先回去吧,我有个地方想去看看。”略带歉意地挠了挠头,老白对着几人如是说到。
“但是白哥哥……”流萤有些担心地看了一眼老白,“万一没车了怎么办?”
“没关系,可以打车。”虚伪突然出声了,“为了老白安全,我陪他吧。”
在瓦不管略有不甘的眼神之下,老白居然默许了虚伪的建议。

碧波荡漾的水面仿佛成了琉璃瓦一般,闪着光,极为好看。
老白盯着水面,虚伪盯着老白。
“你知道吗?昨天晚上我做梦了,虚伪。我梦见你消失了。我真的挺害怕的。我突然发现我好像离不开你了,怎么办。”老白突然侧过身,极为认真地说。
“还能怎么办?”虚伪拉过老白的衣领,唇瓣贴上另一人的。
这个吻香甜极了。就像那天吃的松露巧克力一样。
“你嘴上抹了蜜吗?”
“你是魔人吧。”
悄悄把手机背在后面,老白悄悄摁灭了手机屏幕。
上面是QQ里某个人发给老白的一句话。
“老白,我喜欢你。”








老白睡不着。
因为老白没办法睡着。
其实他已经很困了,他很想睡觉。
可是虚伪不让他睡。
“呜……嗯、啊!虚伪…放开……让…让我、嗯啊…让我出来……”
“叫老公。”
“好、老公,快点……让我…射……啊、哈啊!别顶…嗯啊…那……嗯、那里……”




END.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