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手里抓住了希望

[太敦]不kiss的话喜欢你这种话是听不懂的哦

0.交党费辣
0.5本来想再写一篇七夕贺文的,但是……所以这篇是七夕贺文!嗯没错!
1.短打
2.毫无剧情可言
3.小学生文笔
4.只是为了甜而甜
5.太敦only
6.双向暗恋
OK的话请→

0
敦不是不清楚这种感觉是什么。
酸酸涩涩的。
然后这一切,都是那位先生,那位救他于水火之中的先生赐予他的。
盯着他的时候,心里会很开心。
那种没有理由,莫名的从心里涌出的无处可藏的欢喜。
就像冬天的卡布奇诺,没有缘由的温暖。
不盯着他也会觉得开心。
无论在思考什么,想着想着却又总是变成了:
“太宰先生在干什么呢?”
“太宰先生现在在哪里?”
“太宰先生也会喜欢那个吗?”
诸如此类的。
知道会对自己有影响,也没有办法停下的。
这种隐藏在内心而悄悄长大的青涩的情感。

1
“敦——君——”
穿着卡其色大衣的男人懒散地躺在沙发上,漆黑的眸子盯着某个正在忙碌的身影。
“所以说到底怎么了太宰先生?您已经叫了我很多次了。”抱着大摞文件的少年并没有就此停下脚步,语气中透露出的不耐烦恰到好处,甚至几乎没有破绽。
“不愧是我太宰治的徒弟啊,这就学精了——”
忍不住脑内吐槽了一句的太宰治也不回话,只是那么好整以暇地看着敦。

2
“中岛君……”
“怎么又变成中岛君了???”
几乎是习惯性回头吐槽的敦,看到男人侧躺在沙发上,连满头栗色卷发都好像受到打击一样耷拉下去之后,最后还是轻轻笑了出来。
那双紫金色烨烨闪烁着的璀璨的眸子,也好像被融化的蜜糖一样柔软下来。
那双眼睛里好像藏着无尽的柔情,看怔了眼前的男人。
“所以说、所以说——”
“敦君一直就忙着工作也不理我。”
敦起身,居高临下地望着太宰,又仿佛觉得哪里不对,蹲了下来,和太宰面对面。
少年银白的发丝就落在太宰唇前三四厘米的位置,叶间筛过的破碎的光斑照在少年小巧的鼻尖上。
那双宛若孩童般不谙世事,天真清澈的双眼正望着他。
平静而恬淡。
“既然是这样那么还请您现在赶紧处理掉我和国木田先生分担的您的那堆工作,如果可以那还真是太感谢了了啊?!”
对不起我收回上面那句话。

3
果然这个姿势还是太奇怪了吗。
敦努力压抑着自己心里那些羞耻的小念头,试图装作是某公司下属与上司午后的一场正常谈话。

4
“果然、要让敦君说出来,还是太强人所难了吗?”
“你说什么?”
“就是,大家都会说的那句话吧?”
稍微带着试探语气,句末挟着那人特有的慵懒的笑意的话,就那么轻飘飘地传进敦的耳畔了。
“是指……”
恰当的疑惑与句中流露出了好奇,听上去简直毫无问题。太宰看着某只老虎就这么不自觉地掉进了自己的陷阱里。
“诶?不明白吗?不明白的话这种事就只能让我来告诉你了嘛。作为导师这一环倒也是十分重要啊!”
“……怎么稍微,有种不好的感觉……”
“那我就要说了喔——”
“…说什么?”

5.
键盘敲击声从狭小的房间里传出,明明已经是深夜却依然能从窗户看到微弱的光。
顶着茶泡饭头像,ID为“活着就好”的敦,发出了一条消息。
“所以说波尔塔桑我该怎么办啊?!”
而另一边头像为简单的圆形和方形组合的图案,ID为“雅科波内”的人,也发来了一条消息。
“所以就顺其自然咯。”
“什么叫顺其自然啊?!”
“意大利人都很主动的,这点恐怕没办法套到你身上啊。”
“那我该怎么说啊???”
“就,‘很喜欢您所以在一起吧’这样的?”
“……陪我练习一下……”
“假如我是你的那位先生?”
“嗯……”
“好啊。”
“……”
“怎么了敦?”
“就,我……”
“什么??”
“……喜欢你”
发完这一句之后,茶泡饭的头像就黯淡了下去。
什么啊,太害羞了所以跑掉了了吗?
雅科波内笑了一下,正打算同样下线却发现代表“敦”的头像又亮了起来。
“?”
发了个问号过去,然而却没有任何回应。对方好像就只是闷闷地看着屏幕一样,什么也不做。
雅科波内心说无趣,于是敲击键盘,极为娴熟地打出一行字:
“还有别的事吗?没有我就先下线了。”
“……嗯。”
心里郁闷着按这小子的性格要怎么幸福的雅科波内就这么粗暴地合上了电脑。

6.
“敦君昨天在干什么?”
“就,上Footbook啊。”
“还以为敦君在试图自杀的时候搞到半夜了呢。既然想死我们一起殉情不就好了。”
“……喂。”
“国木田君还以为这是小姐们给你打的眼妆,哈哈哈太好笑了不行了哈哈哈”
“……”

7.
当太宰在午休的时候偷偷摸摸登录敦的Footbook账号的时候,他在最后的与雅科波内的聊天记录中看到了这样的对话。
“……”
“怎么了敦?”
“就,我……”
“什么??”
“……喜欢你”
“?”
“还有别的事吗?没有我就先下线了。”
“……嗯。”
这是什么啊……一看就让人火大啊喂。
满肚子火气地退出去,再下面是太宰和敦的聊天记录。
“先生你睡了吗?”
“睡了哦”
“……”
太宰又看了一眼时间。
正好是敦君对另一个家伙发了“喜欢你”之后。
啧。
什么啊?明明是我先来的好吗??

8.
“敦。过来一下。”
“……啊?好的……”

斜躺在沙发上的太宰挥了挥手,示意敦过去。
敦过去之后,又是径直蹲在了太宰面前。
这次落到太宰嘴边的不是暮雪般的发丝,
而是那两瓣柔软的唇。

“好奇怪……总有一种快亲上了的感觉。”
直觉使然,敦刚要退后,太宰便半坐起来。
“再过来些,敦,再过来些。”
“……??”
不明所以但仍靠前的敦,总觉得有些像懵懂于是对人完全信赖的幼兽。
就着这个稍微有些居高临下的姿势,太宰俯下身。
冲着那半张的唇。
只是十分简单的用唇贴了贴而已,却足够让未经人事的少年满目通红。
然后太宰小声说,
“原来敦君忘了那句话了吗?”
“那我就原原本本再复述一遍吧。”

“TiAmo.”
----END
小剧场
敦:所以为什么您会吃醋啊?!还是为了这种小事?!不对您为什么会有我的账号密码?!!
宰:敦君都对别人告白了再不确定敦君真的喜欢我的话还是会心慌吧?毕竟“你喜欢我”只是我的猜测啊。
敦:所以请您上翻一页啊?!
宰:……
宰:哦,原来是这样啊!
敦:所以说您不是对男人没有兴趣吗??
宰:我只对你有性趣啦。
敦:?!

footbook就是类似微信的东西,不是脸书。
雅科波内是个意大利哲学家。
TiAmo是意大利语和西班牙语里我爱你的意思。
大概就是想表达敦敦不是那么没心眼的。
就这样。
这粮,太难吃了。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