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手里抓住了希望

【伪白】所以你好再见

说在前面的话
0.莉莉姐被我偷走了并且不还回来那种【
1.就当平行宇宙,憋上升真人呦(●・◡・●)ノ♥
2.文笔差,ooc多,自我臆想有,一小时产物
3.这篇是为了弥补上一篇没写得太甜所以写的,绝对甜,比上篇甜的多,真的,信我
4.主要偏白粉,所以对最好的屠皇伪酱的描写可能不是那么尽如人意
4.5.我悄悄打个4.5大概没人会发现
5.不是很经常看欧的白先生和王德…伪酱的直播所以bug会有,而且很多
6.第二次写伪白,请各位伪白女孩别锤我QAQ因为写的太差啦
7.超短,而且错字有,欢迎捉虫

如果OK的话那么→

0.
虚伪兀自坐在幽暗的房间里,唯一的光源是电脑屏幕。
清脆的咔嗒声回荡在并不大的房间里,听得格外清晰。
霎时,房间内烟雾缭绕。而房间里的人,在释然般把烟吐出后,眼中依然只有屏幕。
一行行玩着蚊香梗的文字飘过屏幕,虚伪竟是低低笑了起来。
过早被烟草熏染的嗓子笑起来竟有种特别的磁性。
算不上明亮的光就那么勉强地充盈了房间,键盘敲击的声音又一次在这个房间里响起来。

1.
没忍住的老白又一次打开了百度贴吧。
忍不住开了个小号,顶着“老白疯狂女粉”的ID的娇小的人儿就那么迎着汹涌的脏水逆流而上。
只是默默的窥屏,这个ID下什么都没留下,哪怕是一个评论,一个点赞。
已经数不清多少次看那些帖子,老白只是默默懊悔着开的那些玩笑,同时,也陷入了那些故意而营造的漩涡。
是不是自己真的做错了?
那些玩笑是不是真的有些伤人了?
一直如此的老白先前并没有对这一点有过任何疑惑,他一向觉得兄弟之间的相处方式就是如此。
如今他却不得不回头来审视这些问题。
扪心自问,他并不觉得自己的说法有何不妥的。
他只是忽然想起,那个人说的一句话。

1.
称得上爽口的酸辣粉滑进嘴里。
强忍着辣意又猛地朝喉咙里灌一口烈酒,老白辣得呛了起来。
愈发强烈的辣意和喉咙里灼烧的感受并不算好受,可是他依然一口一口往嘴里塞着。
任酸涩的眼眶流下泪来,然后再欺骗自己那是生理性泪水。
真的,他不是没心没肺的怪物。
他也有心的。

2.
不知道为什么,虚伪突然很想休息一会。
他已经觉得累了,累得不能再累了。
所有消极的态度和言论都想一根根锋利的银针,一下,又一下,戳着那颗并未成熟却无法称其为青涩的心。
他当然不是不知道,魔人的前锋永远都不会少,只是,会换人。
他又不抱希望地打开QQ,不知刷了多少次。
置顶的那个人还是什么消息都没回复。
现在他这样,能称得上是,万念俱灰了吗?
就算这样,在那个人的心里,自己也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朋友吗?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同时又为自己的这种别扭的情绪而气恼。

3.
这可不是你啊,虚伪。
至少不是他们所认为的那个虚伪。

4.
老白的b博更新了。
虚伪终于彻底泄了气,心里些微的希冀也消失了。
即使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在我已经如此把话挑明之后,我也依然还只能是你的兄弟吗?
我不想这样。

5.
颀长的手指轻轻滑动了几下,那个尘封已久然而却依然显眼地挂在最高处的好友终于被加进了黑名单。

6.
漆黑房间里发着昏暗光芒的手机屏幕上,两个红色的感叹号尤为瞩目。

7.
第二天起来之后已经临近中午了,老白这才想起来直播。
嗓子干哑得说不出话来,是昨天直播的结果。
在他死死抑制着自己不要哭叫出声而喉头又滚动着野兽般呜咽的时候,他对面坐着一个人。
喝了几口水润了润喉咙,干裂的嗓子吸一口气都发疼。
但是至少听上去没什么不同。

8.
时间过去很久了。
老白对着一字未打的电脑一阵发愣。
他搅尽了脑汁去思考怎样才是更加得体的言语,怎样才能让大家都不会难过。
然而终究是一片空白。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还要怎么做。真的。
他够累的了。

9.
今天是七夕节。
就像上帝送给他的礼物一般,那个许久未有消息发送过来的账号弹了弹。
老白唯一的特别关心,虚伪。
心脏带着仿佛要跳出胸腔般强烈的悸动隆隆作响,那声音几乎要在空旷但大的房间里回荡了。
半遮的窗帘却并不能挡住那刺眼而温暖的阳光。
风吹动窗帘,光影交错,一片斑驳,细碎而明亮,老白置身在光与影的海洋中。
“老白,我喜欢你”
“跟我在一起好么”

10.
“您还没有加对方为好友,请先添加对方为好友”

评论(8)

热度(59)